着手管乐器制作

        雅马哈(当时为日本乐器制造株式会社)于1935年至1944年参与了当时“日本管乐器株式会社”(日管)的经营,该公司前身为成立于1902年的“江川乐器制作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管推出了“Nikkan品牌,并重新进军市场。1961年,依靠教育乐器的旺势,完成了在东证二部的上市,然而,随着贸易自由化的推进,海外产品不断进入日本市场,由于管乐器部门在提高品质及扩大市场方面大步落后,因此陷入了危机。
在这样的背景下,雅马哈为进军海外市场开始对海外各个国家进行考察。在考察过程中,雅马哈确信了未来世界管乐器市场发展的可能性,而另一方面,又深切体会到了欧美制造商的高水准以及国际竞争力的必要性。
此后,雅马哈决定积极向日管的管乐器事业提供支持。1963年,雅马哈首先在生产技术方面提供了支持,具体内容为,着手设计并制造夹具、工具以及专用设备,并于同年引进到了新成立的日管埼玉工厂。然而在当时,日管实际上并没有任产品图纸,所有产品不得不从零开始自主设计。
        此外,为实现开发体制的统一化,雅马哈于1965年成立了“管乐器研究课”作为专业部门,进一步深化了支持工作。同时,雅马哈聚集了公司内部铁工及工具的专家,重新编制并升级了生产团队。
通过雅马哈及日管的技术合作,终于于1965年取得了第一项成果,这就是“日管改良型1号产品Imperial小号·TR-1”,并于东京银座雅马哈音乐大厅召开了发布会。次年的1966年,作为高端系列产品开发的雅马哈管乐器第1号(小号YTR-1)发售。在开发工作中,雅马哈引进了试验设计,并与摩托车技术团队进行合作,雄心勃勃开始了各项挑战,这也成为了雅马哈未来不懈努力推进改良的历史出发点。


1965年时的日本管乐器株式会社


日管Imperial型号·TR-1。
登上国际舞台

        “今后,乐器行业将面临国际化竞争。只有以世界第一品质作为目标,才能成为竞争中的胜利者”,这是雅马哈在钢琴制造领域中的基本姿态,而这一姿态如今已贯彻到了管乐器业务中。“向管乐器大师学习!”雅马哈以此为宗旨,在1966年与原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奏者,同时也是乐器制作者的Renaldo·Schilke签订了小号的顾问合同,由此吸收了手工技术的精粹。其成果很快便反映在了次年的新产品中,并备受瞩目。此外,为了完善木管乐器,雅马哈在萨克斯管领域获得了长年担任禁卫军军乐团首席的Michel·Nouaux先生、执教于印地安那大学36年的尤金·罗素先生(于1972年签订顾问合同)的指导,而在单簧管领域则获得了Lee·Springer以及Jean·Pillswick等知名演奏家和名工巧匠的指导。
        同时,为吸收传统技术,雅马哈自1967年起向欧美的作坊及制造商不断派遣技术人员。雅马哈不断培养能够引领设计的人才,为未来的腾飞打下坚实基础。
        此外,不仅停留在引进外部技术,雅马哈还面对加工技术、量产技术以及电脑辅助设计的开发,果敢地发起挑战,不断积累原创技术。
        为了在海外测试这些成果,雅马哈参展了乐器商品展览会。在1967年的芝加哥NAMM展览会中,雅马哈获得了美国权威制造商的零件供应订单,同时,在1969年的法兰克福展览会中也取得了佳绩,踏出了期望已久的国际化的第一步。1970年是日本大阪世博会之年,这一年同时也是雅马哈划时代的一年。5月,雅马哈吸收合并了日管,7月,作为雅马哈管乐器生产核心的丰冈工厂(位于静冈县)开业。当年还开始向美国制造商提供产成品的OEM。
        60年代后半期,海外交响乐团及歌剧院等的访日公演不断增加,而世博会时期更是达到了顶峰。雅马哈抓住这一机会,积极委托访日的演奏家们进行试奏。古典类型有德意志歌剧院、伦敦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列宁格勒爱乐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巴黎管弦乐团……。爵士/流行类型有比利沃恩乐团、泽维尔库加特乐团、加农炮艾德利、约翰·柯川、尼尼·罗素……。在这一时期,也出现了专程购买雅马哈产品回国的海外演奏家。


Renaldo Schilke先生(1910-1982)。在小号演奏与制作中均发挥了才能。他同时还是奥林匹克射击选手。


尤金·罗素先生(1932-)。2000年起,执教于明尼苏达大学音乐学院。


1966年开始使用雅马哈产品的德意志歌剧院长号声部(1970年访问日本时)


柏林爱乐乐团的Fritz·Weesenick先生(1970年访问日本时)。Rotzoll、Domus、Wish、Seifert相继访问银座门店。


第1款中音萨克斯管于1965年刚发售时便对其产生了兴趣的约翰·柯川先生(1966年访问日本时)。


被誉为情调小号之王的尼尼·罗素先生(1969年访问日本时)

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成员共同开发

        70年代初,注重传统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开始对传统管乐器的存亡产生了危机感。同一时期,雅马哈管乐器的业务开始面向世界各地。当时,随着开发技术的积累、生产体制的完善,雅马哈管乐器的国际评价得到了迅速提升。
维也纳爱乐乐团的管乐器均具有独特的结构与机制,使用范围也仅限于维也纳周边。而正是这极具地方特色的乐器与其独特的演奏法的交相辉映,使演绎出的旋律动人心弦,因此在世界舞台上获得了极高人气。其中的大部分乐器均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由能工巧匠们手工打造。然而,在70年代的欧洲,维也纳式的管乐器市场十分有限,乐器制造面临着着后继无人的严酷现实,无论是全新乐器的定制或是修理,经常会遇到无处委托的窘境,因此当时只能依靠老化的乐器勉强维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他们开始寻找传统的继承人以及新乐器供应商。
        1973年,首次与雅马哈接触的是第一小号演奏家Walter·Singer先生,他借着前来日本公演的空闲时间拜访了银座门店。Walter·Singer先生通过其前辈得知了雅马哈,因此前来尝试演奏了活塞式小号。在演奏之后他说道:“雅马哈技术高、有热情,非常了解音乐,是乐器制作厂家的不二之选。”他将以往在德累斯顿制作的小号委托给技术小组后便离开了日本。自此,开发工作拉开了序幕。
同年,第一圆号演奏家Gunter·Hogner先生也委托了维也纳圆号的制作。此外,1977年,雅马哈收到了在铜管乐器领域造诣颇深的第一双簧管演奏家Gerhard·Turetschek的委托,1980年又收到了Michael·Werba先生的制作委托(当时雅马哈并未着手双簧管与大管的开发)。
        作业从带来的古旧乐器的修复开始。管体材料组成由公司内部金属部门合作分析。通过对冲击、退火等手工作业成型过程进行研究,逐步明确了加工方法对于音质产生的影响。同时,通过电脑模拟等方式,解决了初始产品存在的缺点(音程不准、声音不均、个体差异等)。
然而传统承袭之路并非一番丰顺。其中,小号尤其困难,75年完成的第1号试制品虽然已在部分方面超过了初始乐器,然而其难度也随着试制次数的增加而不断加大。昔日的首席小号演奏家,当时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团长Helmut·Wobisch教授对开发工作十分热心,他甚至亲手截断了部分珍藏的乐器来帮助分析材质,不遗余力地协助开发,雅马哈也不辜负期望,不计盈亏,以极高的热情投入产品研制工作中。
最终,研发工作取得了喜人成果,这就是“阿依达小号”。下面对“阿依达小号”的逸事进行介绍。这是一种开场小号,它曾被用于威尔第歌剧“阿依达”第2幕,有名的“凯旋大合唱”中。1978年,Singer先生又一次委托了工作,他说道,“现在使用的这支小号音程、声音都有问题,所以请你们帮忙制作一支样本给我”。在此过程中,通过对Wobisch先生提供的乐器进行分析,将其材质更改为了合金,最终成功在交货期前交付了12支。实际上,在79年夏天的萨尔茨堡音乐节上,该乐器用在了由卡拉扬先生指挥的演奏中。演奏员们让卡拉扬先生听的是在音乐节之前收录的录音。在开场演奏结束的瞬间,卡拉扬先生放下指挥棒。表情严肃地问道:“这是哪里的乐器?”Wobisch先生回答道:“这是雅马哈制作的。”卡拉扬先生非常满意地说道:“太棒了。”此时,交响乐队及合唱不约而同地响起了热烈掌声。获得了世界最知名的指挥家与交响乐队认同的雅马哈制阿依达小号以其出色的音色,将萨尔茨堡的演出推向了成功。
        应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要求制作的其他乐器还有富鲁格号、低音富鲁格号、长号、低音长号等。
        虽然雅马哈在维也纳式乐器的开发中取得了成功,但大量的时间、劳力及投资并未取得相应的收益。然而,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这次宝贵的相遇,让雅马哈受益匪浅。最直接的成效便是双簧管与大管的商品开发(1986、87年)。同时,还使雅马哈的乐器制作更加精进。此外,雅马哈也掌握了将无形的文化传统的要求转换为制造参数的方法。而最为重要的,无疑是此次的合作开发使遗产得到了传承,使传统得到了承袭,为文化做出了贡献。这也许是音乐之神所赋予的考验与机遇。


小号演奏家Walter·Singer先生(左侧)与Adolf·Holler先生(中间)


圆号演奏家Gunter· Hogner先生


Helmut·Wobisch先生


阿依达小号。卡拉扬先生使用了12支,数量是作曲家指定的2倍。


向雅马哈技术人员表达谢意的伯姆先生(1977年日本公演时)


1992年,作为庆祝成立150周年世界音乐之旅的一环,维也纳爱乐乐团来到日本颁发了感谢状,以对雅马哈长期所作的贡献表达谢意。感谢状为羊皮纸材质,内容为手写,整体为融合了双簧管与山水画的写意设计。这样的感谢状,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成立以来所送出的第一张。

为保护环境雅马哈管乐器采用“无铅焊接”

        雅马哈管乐器如今在相当多的生产环节中仍采用手工进行制作。管乐器结构繁复精密,金属部分接缝处需要大量的焊接处理,现在雅马哈的管乐器产品,除金制长笛外,焊接处理中均采用了“无铅焊接”技术。
雅马哈领先世界成功实现了环保“无铅焊接”式管乐器量产。目前从雅马哈日本国内外工厂出库的管乐器,除金制长笛外均采用了“无铅焊接”技术。
        正因有着对音质的执着追求,雅马哈本着“环保焊接,音质至上”的理念,埋头钻研6度春秋,不懈探索安全环保和音质完美的至臻境界。
筛选环境负担小且最适合乐器的焊接方法,由旧生产方式到新焊接生产的过渡需要很长的时间,究其根本,是员工们对“乐器”的无限热爱,和对演奏这些乐器的演奏家们最诚挚的期待支撑着我们成功实现了无铅焊接。
现在不仅仅是生产工厂,负责售后服务的雅马哈集团日本国内外管乐器维修站也在使用“无铅焊接”技术(金制长笛维修除外)。

什么是无铅焊接?

        铅会危害环境和人体,不含铅的焊接就是无铅焊接。欧洲颁布的RoHS指令要求,在欧洲地区电子设备・电气设备所含铅等规定有害物质超过一定量以上的禁止出口。
        管乐器虽非RoHS指令限制对象,但雅马哈对环境高度重视,为尽早实现管乐器焊接的无铅化不懈钻研。

生产过程中的焊接处理



工作室的全球拓展


        为了更好地服务长期以来钟爱雅马哈管乐器的日本国内外演奏家们,位于东京・银座的“雅马哈管乐器工作室。
东京”作为技术支持网点于1977年(昭和52年)正式开业。业界普遍认为要让乐器持续保持最佳使用状态,则需要在这些专业人士身边设置一个高水平的维护网点。而且能迅速回应演奏家们提出的各种要求,不断提升满意度,同时承担迅速将全新潮流传达给开发人员的市场调查职能。此外,也能发挥与演奏家沟通交流,支持新人演奏家的作用。
        随着雅马哈乐器忠实用户的不断增多,我们在欧美也开设了演奏家与技术人员的互动网点“工作室”。1979年(昭和54年),欧洲首个网点落户德国汉堡,为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联合开发发挥了重要的协调作用。1985年(昭和60年)考虑到往来欧洲主要音乐城市的交通便利性,工作室转移至法兰克福。1986年(昭和61年)维也纳工作室终于建成,维也纳爱乐乐团成员的木管五重奏和铜管乐合奏为开业仪式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该工作室的设立,是音乐之都与雅马哈之间缘分的见证,由此我们更加努力为了让这缘分延续的更久更远。
1988年(昭和63年)名为R&D的工作室于纽约正式开张。2001年,与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的“CUSTOM工坊”统一名称。
        网络遍布全球,与艺术家们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的“工作室”是雅马哈独到的创举,拥有其他生产商难以企及的高度,且在提升顾客满意度,提高专业产品质量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东京工作室

法兰克福工作室

维也纳工作室

美国CUSTOM工坊